当前位置: 首页 » 吴中在线 » 产业园 » 业界聚焦 » 正文

美联储副主席意外闪辞 特朗普在美联储话语权将扩大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9-07
核心提示:美联储副主席意外闪辞 特朗普在美联储话语权将扩大。
  美国时间2017年9月6日上午,现年73岁的美联储“二号人物”副主席斯坦利?费希尔(Stanley Fischer) 向美国总统特朗普递交辞呈,称因“个人原因”,计划于10月13日左右,不再担任美联储副主席和联储理事职务。
 
  费希尔突然宣布离职,给金融市场投下一颗巨石。市场观察人士仍难以对费希尔闪辞的影响进行金融定价,但一位被誉为“央行教父”的西方经济政策制定关键人物的离开,让人们意识到,美联储即将步入新时代。
 
  认识费希尔多年的德国经济学家桑德拉· 诺薇迪(Sandra Navidi)对腾讯财经表示,费希尔之所以在西方金融界树立信誉,因为他坚持央行决策独立性,并在实践中只对央行职责、国会和人民负责。 桑德拉· 诺薇迪(Sandra Navidi)认为,费希尔的离职,将导致美国放松金融监管进程提速,而通过任命多名理事,特朗普将有望给新一届美联储打上个人印记。
 
  美联储副主席意外闪辞 特朗普在美联储话语权将扩大
 
  耶伦是否是下一个离职的联储高层?
 
  在费希尔离职之后,市场更大的疑问是:是否会影响美联储主席耶伦去留?如果耶伦在明年2月未获连任,谁将是下一届新美联储主席?
 
  美国洛克菲勒公司(Rockefeller & Co) 首席策略师张致铭对腾讯财经表示,费希尔离开后,耶伦留任的可能性反而可能会上升,“因为美联储的稳定性,至关重要。”而在减税、基建等特朗普财政刺激政策迟迟难以落地的情况下,一个偏鸽派的美联储主席有理由获得总统的欢迎。
 
  一头银发、身材瘦削的费希尔,是现任美联储主席耶伦的亲密战友。耶伦、费希尔以及纽约联储主席杜德利三人,被称为美联储的“梦幻组合”。2014年,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离职后,面对能否有序退出量化宽松的巨大政治和社会压力,费舍尔以扎实的学术功底、丰富的央行管理经验,给予当时刚刚接任主席一职的耶伦莫大帮助。
 
  “但特朗普又是如此不可预测。很难猜想,他到底想做什么。”张致铭说出了一批美国投资人的困惑,“似乎连特朗普也不知道自己的计划是什么,因为他看上去还在学习而已。”而从特朗普对经济团队高层的任命来看,特朗普偏爱在选举时就参与出谋划策或是选举后表达效忠意愿的“自己人”。美联储现任主席耶伦显然并不属于此列。
 
  外界曾一度预期,特朗普所任命的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科恩(Gary Cohn)为最热门的主席人选,但张致铭认为,自科恩对特朗普处理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暴力事件表示不满之后,科恩接任美联储主席一职的可能性,也在下降。
 
  离职前炮轰特朗普放松监管企图
 
  尽管费希尔以“个人原因”为由提出辞职,但外界猜测,费希尔选择离职也和特朗普政府“道不同”有关。就在宣布离职不久之前,费希尔用“极其危险”形容特朗普经济团队试图推翻金融监管的做法。
 
  费希尔之所以用词严厉,是因为美国财政部在今年6月公布的题为《创造经济机遇的金融系统》。这份149页的报告由美国财政部长努钦署名,代表特朗普政府对金融监管的立场。报告建议,美联储减轻银行压力测试的难度和频次,放松对部分金融机构准备金和流动性的要求。美国曾在金融危机后主导全世界加筑金融风险防火墙,但新一届的美国政府却在试图抹杀此前的努力,这让费希尔不安。
 
  费希尔在今年8月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在1930年后,又过了近80年,才出现了另一次可能有那么严重的金融危机。而现在,上一场危机才过去10年,每个人都想回到那场严重的金融危机爆发之前。这是极度危险、极度短视的。”费舍尔赞成放松对小银行监管,但坚决反对给大银行减负 。
 
  费希尔的态度,代表目前西方世界老牌政策制定者的主流观点,但却不一定得到金融从业者的广泛支持,也并不符合特朗普的短期需求。放松金融监管,有可能刺激或引发美国新一轮创业潮,增加企业投资,增加就业。这是特朗普最为看重的政绩,而并不在乎是否会滋生新一轮的投机浪潮,或是催生下一次经济危机。
 
  美联储或成特朗普天下
 
  美联储副主席意外闪辞 特朗普在美联储话语权将扩大
 
  费希尔的离开,也被理解为老牌精英层渐渐离场。
 
  在桑德拉· 诺薇迪(Sandra Navidi)所著的《超级中心:金融精英网如何统治我们的世界(Superhubs)》一书中,曾提及费希尔在西方经济政策制定者中的地位。她提及,由于费希尔曾在麻省理工学院教书,多名西方世界关键央行官员都师从费希尔,包括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和现任欧央行主席德拉吉。书中评论,“费希尔、伯南克和德拉吉在金融危机时期推出量化宽松的做法,以及金融危机之后选择的政策取向,具有一致性。”在金融危机期间,费希尔正担任以色列央行总裁一职。他也是当时第一个选择降息应对金融危机的主要央行决策者,早于欧美央行。除了央行系统之外,前美国财长萨默斯和布什时期经济委员会主任格雷格·曼昆这两位高官,也是费希尔的学生。
 
  费希尔在全球各大央行系统广泛的人脉关系,也曾助力于美国有序退出量化宽松。频繁的交流和学术立场的一致,让这场可能搅动全球金融市场的“美国式退出”迄今为止表现得“风平浪静”。但未来却显得扑朔迷离。
 
  在离职前接受外媒采访时,费希尔已经表达对美国的领导力,表示担忧。“过去,美国在我眼里是世界经济格局的顶梁柱,而不是波动来源,” 上世纪40年代出生于前英国保护国北罗得西亚的费希尔说,“现在,事态在起变化。”
 
  在费希尔离职后,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将有机会任命7名美联储理事中的四个空缺,这是美联储成立百年来难得一见的权力。特朗普已经在7月提名前私募基金经理、共和党人夸尔斯(Randal Quarles)为美联储新理事之一,夸尔斯长期主张限制美联储的职能,并支持重新评估严厉监管金融机构的“多德弗兰克法”。
 
 
[ 资讯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新手入门 - 常见问题 - 免责声明 - 线下服务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主办单位:苏州市吴中区经济和信息化局 承办单位:吴中在线运行中心
版权所有©江苏仕德伟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服务热线:0512-65255471 Email:service@wuzhongzx.com 苏ICP备08010158号
部分信息源于网络,经过我们整理发布。如您发现有任何侵权犯益行为,请与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访问人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