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吴中在线 » 理财 » 债券 » 正文

今年债券违约金额达240亿元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07-20
核心提示: 今年6月15日,川煤集团公告称,因“资金十分紧张、原计划资金筹措方案未落实”等原因,总额10亿元的“15川煤炭CP001”无法按时兑付,构成实质性违约。此次违约是四川省国资的第一例违约。
   近期债务违约再次成为焦点。18日晚间,东北特钢债权人的一些主张,引发了诸多风波。同时,川煤集团也通报称,其正在通过争取四川省政府支持,筹措资金兑付本息。此外,山东钢铁集团30亿元的债券也取消发行。新京报记者统计发现,今年以来,国内债券市场违约金额已达到240亿元。其中,地方国企与央企违约金额占比接近6成。
 
 
  前7个月债券违约额,已是去年2倍
 
 
  18日晚间,四川煤炭产业集团(以下简称“川煤集团”)发布公告,通报了“15川煤炭CP001”违约后续进展情况。
 
 
  今年6月15日,川煤集团公告称,因“资金十分紧张、原计划资金筹措方案未落实”等原因,总额10亿元的“15川煤炭CP001”无法按时兑付,构成实质性违约。此次违约是四川省国资的第一例违约。
 
 
  18日的公告中,川煤集团称,其一直在争取四川省委省政府的支持,努力筹措资金,尽力兑付本息。川煤集团还透露,四川省政府与四川省国资委,已确定了资金筹措方案。
 
 
  7月15日,川煤集团举行上半年经济运行分析会,其管理层表示,表内表外融资仍要争取各大银行的支持,“维护企业基本的信誉度”。
 
 
  新京报记者昨日查询Wind数据发现,今年以来,构成违约的债券数量已经达到37只,涉及金额240亿元。而2015年全年,债券违约的金额为100亿元。
 
 
  今年债券违约潮中,最出名的例子是东北特钢。截至目前,辽宁省国资委下属的东北特钢,债券违约金额合计39亿元。近日,东北特钢还因违约问题收到了辽宁省证监局的警示函。
 
 
  地方国企违约额占比3成
 
 
  Wind数据显示,钢铁、煤炭、光伏、水泥、有色等行业,成为债券违约的重灾区。
 
 
  而从企业性质上看,自2014年至今,民营企业违约债券数量最多,但平均金额较小;地方国企占到总计违约金额的1/3。以今年为例,债券违约的知名国企包括东北特钢、广西有色、川煤集团等。
 
 
  央企占比仅次于地方国企,违约额占到26.1%。今年违约的央企,包括中国兵装集团下属天威集团三次违约,中煤集团下属山西华昱的违约。
 
 
  央企和地方国企合计占比达到58.2%,远超外企和民企的占比,后两者占比分别为16.8%、15.4%。
 
 
  地方国企发债成本水涨船高
 
 
  信用风险事件频发直接打破了国企刚性兑付的传统习惯。在此情况下,处于产能过剩行业的国企,通过发债融资的成本更是迅速抬升。
 
 
  7月18日,陕西唯一省属特大型煤炭国企——陕煤集团,在中国货币网公布了2016年度第四期短期融资券(简称“16陕煤化CP004”)发行情况。
 
 
  该笔债券票面利率高达6.1%,远超同类AAA级发行主体的融资成本。7月19日,该笔债券正式上市流通后,收益率升至6.1841%。
 
 
  此前,山西七大省属煤企之一的晋煤集团,其债券“16晋煤债01”完成发行后,票面利率高达6.8%,远高于当日同类企业债的收益率。
 
 
  有企业选择暂停发债融资。就在昨日,山东最大钢铁企业、作为省属国企的山钢集团宣布,公司本拟7月15日发行总额为30亿元的2016年度第四期超短期融资券,由于市场出现波动,决定择时重新发行。
 
 
  构成实质性违约的川煤集团,又将目光转移到了股市。7月15日的上半年经济运行分析会上,川煤集团称,未来要打造好融资平台,子公司、分公司优质资产可以重组包装上市融资。
 
 
  ■ 相关新闻
 
 
  山西副省长:为煤企站台,是政府的责任
 
 
  上周,山西省副省长王一新带领山西七大省属煤企和两大民营煤企进京募资。王一新明确表示,政府为企业站台,是政府应尽的责任。
 
 
  新京报记者看到,山西省政府主办的这场路演中,山西省官方多次强调,山西企业没有发生一例债券违约。
 
 
  王一新还在澄清违约企业——中煤华昱与山西的关系。王一新说,“前不久,有一只叫做中煤华昱的债券发生了违约。它是家央企,但因为它是在山西的企业,所以我们山西省背了黑锅。”
 
 
  王一新等人还在演讲中提到了山西省政府对发债企业的鼎力支持,“在前年的时候,山西一家民营企业华通路当时差点打响了交易商协会债务违约的第一枪。因为山西省政府高度重视,采取了一些措施,用市场化的办法,终于使这个企业按期还债。”
 
 
  相关数据显示,上半年违约债券金额最高的前20省来看,河北省以超80亿元的金额遥遥领先,而山西省没有出现在这一榜单当中。
 
 
  除此之外,多位山西煤企董事长在演讲中提到,山西煤企,不仅巨大的煤矿资产可按市场价估值,表外资产也可资产化,这些都没算到资产负债表当中,如果算进去会大幅降低企业负债率。
 
 
  一位参会的金融机构人士表示,政府如此重视当然是好事,但也证明了目前煤炭行业面临的融资形势确实很严峻。
 
 
  东北证券研究员刘立喜认为,在内部现金流枯竭、外部融资收缩的闸门逐渐打开的情况下,地方政府非真金白银的“站台”、“支持”效果的可持续性存疑。而且,在整体去产能的背景下,一部分企业获得重点支持,也意味着其他企业面临的压力会更大。
 
 
  据新京报记者梳理,焦煤集团、同煤集团、潞安集团、晋煤集团、阳煤集团、晋能集团、山煤集团等山西七大国有煤企,去年底总负债突破1.1万亿,达到11119.83亿元,较2014年年末增加1030.27亿元,资产负债率从81.16%攀升到82.30%。
 
 
  山西省政府出面站台“化缘”,而河南省政府“更有妙计”。今年5月,河南省政府出台政策,针对钢铁、煤炭等行业中有市场前景但暂时困难的企业变更行业标识(即变更主营业务),以确保不被银行列入限制贷款的过剩行业中。
 
 
  据河南日报报道,河南已有多家煤炭、钢铁、电解铝企业通过变更行业标识,保住了信贷规模不压缩。
 
 
  汾酒作保 一山西煤企融资23亿元
 
 
  昨日,新京报记者从中国货币网看到,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团宣布为山西煤炭进出口集团提供23亿元的融资保证担保。担保形式为保证担保,担保期限为2016年7月至2019年7月,债权人为山西信托。
 
 
  所谓保证担保,指的是保证人与贷款人约定,当借款人违约或者无力归还贷款,保证人按约定履行债务或承担责任的行为。
 
 
  作为山西省七大省属煤企之一的山西煤炭进出口集团,负债沉重且业绩不佳。截至今年3月,其总资产829.89亿元,总负债706.1亿元。今年一季度实现营收87.86亿元,亏损2300万元。
 
 
  汾酒集团、山西煤炭进出口集团以及债权人山西信托,均为山西省国有企业。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为降低风险,汾酒方面要求,山煤集团提供资产抵押反担保。而山西煤炭进出口集团提供的反担保资产,为北京新保利大厦8层等三处房地产。该资产经评估后净价32亿元。
 
 
  汾酒集团称,本次对外担保金额较大。但鉴于反担保资产较为优质,本次担保对公司的财务状况不会产生重大影响。
 
 
[ 资讯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新手入门 - 常见问题 - 免责声明 - 线下服务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主办单位:苏州市吴中区经济和信息化局 承办单位:吴中在线运行中心
版权所有©江苏仕德伟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服务热线:0512-65255471 Email:service@wuzhongzx.com 苏ICP备08010158号
部分信息源于网络,经过我们整理发布。如您发现有任何侵权犯益行为,请与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